北台灣亞馬遜-南勢溪上游

為了久未謀面的“尺花”,趁天氣還不算太差(雖然知道又有颱風在附近),走了一趟“哈盆”, 在南勢溪上游。這條路以前也走過幾次,但經過近幾年好幾次颱風的摧殘,路徑已多處崩坍,有多處高繞和崩壁地形,不過只要小心都算勉強還能走。不過6K以後的路況愈來愈差,由於久無人煙,路徑幾乎被植被淹沒,有毒的咬人貓、咬人狗和其他有刺植物等到處都是,還有多處倒木,一會兒要爬上去,一會兒要鑽過去。全程多處必需手腳併用拉繩、扶壁、陡下再陡上,溼滑難行…..並不好走。

心得是,如果沒興趣釣魚,這個地方似乎沒有去的必要,如果不是秋冬季去,得要有忍受悶熱的能耐,如果喜歡平緩好走不耐蚊蟲的人,走一趟絕對非常痛苦。但如果想要體驗真正的野地生活,喜歡蠻荒原始的感覺,又沒有足夠多天的時間,這兒就是台北的雅馬遜。

_MG_0637

高繞下切不斷

這條路幾乎全程都是緊鄰著南勢溪邊的山腰,現在的路況大不如過去好走,好處是全線水源不缺,這個季節走在林蔭下雖然還是悶熱,但是和夏季比起來已經好很多。從入口處的下切階梯開始到階梯結束的末端叉路口,感覺不出和以前的差別,只是以前這個最低處有水澗流經步道,這次沒有看到。剛開始步道上的路徑也沒什麼起伏並不難走,但是路況在1K以後,各種地形毫不客氣的開始為難著像我這種重裝前來的傻釣客,崩坍段落多,而且面積不小,有些路段就算是還看得出路徑,也僅剩隱約的樣貌,極多路段的路徑上登山鞋只能算是免強踩得住,但是踏點也不平整,而且多往溪谷方向傾斜,在地表溼滑的情況下一點也不好走,萬一滑倒可能就是墜落,然後上新聞被公幹…..,所以走來必須小心翼翼,一手持登山杖,另一手得隨時抓著身邊的茂密植物,完全不是當年的輕鬆散步。

其中以大約1.5K處的崩壁面積與距離都較大,土石鬆軟,看起來很容易會因為下雨而再次崩坍,而類似的崩蹋路段還有多處,只是距離有長有短。還有多處大小不一的落石崩塌路況,雖也看得出前人走過的足跡,並有簡易的繩索可抓握,但是可靠性存疑,許多路段還是得彎腰降低重心,小心翼翼的踩穩通過。
就這樣上攀高繞、下切橫渡不斷,許多地形必須“爬行”,所以行進速度不快。 最討厭的是多處傾斜倒木,背著大背包既不好爬也不好鑽,無論是選擇爬越還是穿越,四周茂密的雜枝藤蔓總是很容易勾住背後的大背包,也拖慢行進的順暢。

IMG_7261

久無人煙

在下切波露溪谷之前的這一段陡坡,有一段幾近垂直的二、三十公尺落差,有拉繩,仔細觀察是能找得到踏點,但是暴露感並不小,這一段比較需要靠臂力,重裝下去很不好走,要十分小心。下降至溪床後需要脫鞋渡溪,雖然溪水並不深也不算急,但重裝至此頗為累人,過到對岸之後也不急著穿鞋,在雙腳乾燥之前就是休息的時候。此時放下重裝回頭望向來時路,發現對岸過去的舊路還可以辨認,繩索也還在,判斷應該由舊路徑下切或上攀會比較容易些。(這也在三天後的回程得到驗證。) 沿著小徑續行,步道一直是沿著南勢溪床腰繞而行,地面雖不好走,但是還好路段大部分都算坡度很平緩,在舊的哈盆古道指標5-6K之間的溪床沿途有多處曲流開闊地形適合紮營,時間接近黃昏,我們就在5K處尋一處釣客走出來的下溪小徑下到溪谷,第一晚就在此溪床紮營。

溪床上隨意撿拾枯枝生火,在這種溪邊營地野炊料理是最愉快的時候,這天天氣不錯,晚上當然也就用不著天幕帳了,很輕鬆的就可以來客石板烤香腸,可惜忘記帶啤酒(這種重量可以忍受),不然這一晚就很完美了。隔日仍然好天氣,因為想看看最上游哈盆溪的長相(地圖看來不遠),早餐後決定拔營繼續往上游走,感覺由溪床爬上步道比前一天下來時容易些。後來發現在6K左右的下切路徑最為平緩,溪床也同樣開闊,景色也差不多幽靜,決定明天回程若不想走出去,這個位置就是紮營過夜的更好選擇。

IMG_7219

6K後的路徑上多處都有疑似山豬挖掘的土坑,顯然這裡應該很久沒人來過了,和第一天差不多的路況,在舊路7.5K處抵達露門溪的下切點,雖然崎嶇但也不難通過,只是又得脫鞋渡溪,在露門溪之後的路段更是荒煙蔓草,破碎的路況更難走一些,尤其在舊路的“哈盆營地”與“福山植物園”指標岔路之後,不知道多久沒人走過,距離哈盆營地舊址還有1K,這最後的1K幾乎已經是在草叢中撥砍前進,由於必須在茂密的植被灌叢中找尋路徑,前進速度非常慢。但是大致始終是沿著溪流前行,終於看到哈盆溪和南勢溪的匯流口。沒想到今天的行走距離不長,也沒拍到多少畫面,但是應付路況卻耗了大半天時間,此時已天色不算早了,但是根本沒有看到傳說中的哈盆營地,從手中的GPS看來,我們已經在哈盆營地舊址,不過眼前都是幾乎快高過人頭的芒草,我想應該是久無人煙,原有的開闊營地已經被植被淹沒了。

只好開始下到溪床找營地啦,但是這處匯流口沒有理想的營地,溪床水位雖不高,沙洲卻也很低而且不平整,隱約看到更遠處有面積更大的沙洲,應是勉強可以紮營的位置,時間不算早了,脫鞋涉水過去吧。其實這個位置真的很不理想,過於開闊無法擋風之外,萬一降雨溪水高漲的話,三面是水也不易脫身,只是天空看來雲層稀少,應該也是好天氣的夜晚,看在溪蝦密密麻麻的份上,雖然今天沒時間釣魚,但時間不早便留在此處過夜吧,繼續拾材生火,然後當然就是溪蝦入鍋了!

  • Thumbnail title

    Thumbnail description

紮營選擇

夜晚天空星光閃閃,應該是可以安心的一晚,但是空氣中濕氣頗重,外帳滿是露水,嗑完幾隻溪蝦便鑽入帳棚,躺在帳內一開始有點悶熱,拉開一點外帳才感到涼爽些。

沒想到第三日清晨一早天剛亮便被雷聲驚醒,頭伸出帳外只見滿天烏雲,這可不妙,趁尚未飄雨,趕緊邊吃早餐邊收拾裝備完畢循原路回到主步徑上。此時開始飄雨了,雨勢尚小,不穿雨衣還行,只是回到露門溪時雨勢轉大,脫鞋走到對岸顧不得潮濕,也只得將就著快速穿上登山鞋繼續前進,後來的雨勢一陣一陣,雖然天氣陰,卻也沒有真的下大雨,但沿途雜草植被已經相當潮濕,索性相機收起不拍了所以能夠走得快一些,回到6K處時間才中午。

猶豫一陣,往下看到漂亮的溪床,還是決定下去拿出釣竿試試手氣,既然如此當然也就多待一夜啦!這個決定的好處是因此讓我拉起一尾近一尺體型的苦花,心情大爽,但是其他釣獲的魚體非常一般,全數放回溪中。但是天黑之際雨勢轉大,只得在天幕帳下搞定晚餐,好不容易“尺花”也烤熟啦,雨中帳下更覺得肉質鮮嫩。但是這一夜雨勢未停,直到第四天回到登山口都是如此。

第四天早上只得穿著雨衣收拾裝備,回程的路途更是濕滑難行,穿著雨衣實在悶熱,額頭來不及蒸發的熱氣全部在眼鏡上結霧,每隔幾秒便得以手擦拭,其實全身也已汗流浹背,走不了多久還是決定淋雨吧,這樣濕的乾脆些,還比較舒服,當然也得一步一步的小心通過數個崩坍地形,雨中也更刺激些啦!不過也還好,當然也是走得回來。

2018-10-28-哈盆古道_181113_0004
  • Thumbnail title

    Thumbnail description

野味十足

現在的哈盆古道久沒人來了,這兒的蟲魚鳥獸數量驚人吶,這條路徑雖不長但也不好走(一般人大概不會想走進來),來回約22K的距離如果不釣魚可能得走二天,不過帶著釣竿來這兒混個二晚真的不錯…..。

這趟由於環境濕熱,在未下雨的前2.5天只穿短褲和短袖,結果回來至今雙腿和手臂仍殘留無數蟲咬腫脹,奇癢難耐,還有吸血螞蝗無處不招呼,無法耐熱穿不了長褲長袖衣著的人,以後要去這種地方的話,厲害的防蚊液和綠油精之類的要帶齊啦。

IMG_7268
IMG_7536
_MG_1327

PS:

這趟我的Canon 1D4+50/f1.2竟然在露門溪邊放置溪邊時,竟然往溪水滾落,顧不得腳底疼痛匆忙在完全沒水前撿起,立即用身上衣服抹乾機身上的水滴,外觀又多了幾處痕跡……,還有,雨褲五年了吧,也報銷啦!

27503676_1742830865768625_677341692194479832_o

2005年冬季第一次去哈盆古道6K處,陰雨天。

2018-10-28-哈盆古道_181113_0006

2018年秋季的哈盆古道6K處,還是陰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