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荒之中 驚見合流溪大瀑布

  • Thumbnail title

    Thumbnail description

圖:邢正康  楊智仁
文:邢正康

 

在如此偏僻艱險的峽谷中,溪水極為清澈,水生昆蟲與植被皆相當豐富,不過;卻釣不到魚。這條水系的下游去年此時我也曾來過,苦花群瘋狂的大咬使人映像深刻。

路徑是一樣的難走,這次我們更深入溪谷的上游深山,如今卻只見到魚苗而已。我不禁懷疑;此段溪流應該是被“電“過了吧。

地理區域:宜蘭縣南澳鄉合流溪

賞玩重點:古道、溪谷

親近方式:徒步健行

最佳造訪季節:春、夏季

地域形態:低海拔中級山溪谷

路線安排:原路往返

所需時間:三至四日

過夜方式:野營露宿

行程難度:蜿蜒古道、溪床交錯前進,難度中等

特別提醒:為了安全考量,此行程必須由懂得操作溯溪技術裝備者帶領前往。

行程安排

健腳者也許二天一夜即可往返,但是若能安排三天二夜,更是能夠儘情欣賞溪谷環境的自然之美,也比較不太累。

第一日中午前抵達登山口整裝出發,下午四點前進入溪床選一處安全地點紮營。第二日清早再沿著合流溪沿岸穿梭的古道獵徑,再尋一處溪畔營地過夜,第三日中午前應可發現合流溪瀑布,然後原路折返營地。第四日原路返回登山口,應可於日落之前回到登山口結束行程。

建議攜帶裝備

輕量宿營裝備:溪谷內容易找到避風處,營帳不需過份講究抗風性。

溯溪鞋:第三日整日需要涉溪步行。

防水背包:因為有可能浸濕。

防水袋:若無防水背包,應使用多個防水袋,將背包內的衣物、裝備等分類打包好,做好防水準備。

基本溯溪技術裝備:8mm以上攀登繩約50米(多人共用)、8字環或下降器、 吊帶、浮力背心、大D勾環、安全頭盔。

8×30雙筒望遠鏡:晨昏時刻溪谷內有為數眾多的野鳥值得欣賞。

腰繞獵徑

合流溪的上游溪谷由於地形較崎嶇,除了原住民獵人之外,登山溯溪的隊伍並不多,仍維持原始自然的景觀,峽谷中地形落差很大,水流蜿蜒曲折,處處深潭瀑布,峽谷內風景相當漂亮,尤其是主流與支流交會處的壯觀瀑布水量超大,高度約30公尺左右,就位在溪谷的轉折處,視覺效果相當震憾。地圖上並未記載這處大瀑布,所以也不知叫啥名字,姑且稱之為“合流瀑布”吧!

不過如此清澈自然的溪流裡,水族生物卻不多,取出隨身的溪釣傢伙在溪谷中上下攀爬,甚至攜帶繩索勾環克服困難地形,不過這一帶的苦花不但數量極少,而且體型也很小,已無垂釣的價值,不過來此探險尋幽還蠻不錯。

駕車抵達南澳的金洋村後,再沿著南澳南溪的水泥路往上游前行,約20分鐘車程可達溪床上產業道路的終點,在此可見一塊“沙韻古道“的指示牌,這就是登山口的位置。

順著密林下的步道緩坡上行,不久可抵達楠溪,這是條非常小的支流,水質極清澈,站在水邊往上游方向看去,可見一座日本時代遺留至今的廢棄吊橋。正常的登山步道至此為止,接下來的步道應稱為獵徑,通過這條小溪不用脫下登山鞋,踩著凸出水面的石塊即可勉強小心通過。通過楠溪之後步徑立刻開始轉為陡上,必須手腳並用才能前進,至此才算明顯感受到大背包到底有多沈重,由於坡度陡峭,必須抬頭仰望上方才能看清楚要往哪兒爬,不過受到大背包的影響,可能必須側身彎腰才能抬頭往上看。

這段爬坡其實不算太長,但是地面鬆軟又經常溼滑,必須抓著身旁的草木才能使力,走起來有點兒累,不過和後面的路況比起來顯然又輕鬆多了。

穿越溪流

楠溪之後的腰繞步徑大致上都是沿著南澳南溪的南岸往上游方向前進,約1.5小時的步程便抵達與合流溪的匯流處,這兒有舊吊橋的遺跡,站在此處可以分辨出對岸的路徑,右邊沿著南澳南溪繼續走是通往舊金洋部落的方向,亦即所謂的“沙韻之路“,而我們要前往合流溪的更上游找尋更隱密的密境,必須渡溪找路往合流溪更上游的方向走。

溪水並不深,脫下登山鞋讓雙腳踩在冰涼的溪水裡可直接走過去對岸,水位大約只及大腿的高度,通過之後沿著溪床的岩石繼續往上游走。部份較難通過的地形必須抓緊繫在岩壁上的繩索走在傾斜的岩壁上,至此開始感受到驚險刺激的感覺。沿著溪床上的大小石塊攀爬前進,約五百公尺後就必須再次渡溪高繞山徑,由於天色已晚,我們就在橫渡溪流的位置就地紮營。

  • Thumbnail title

    Thumbnail description

溼滑難行

清晨,陸續有數位原住民獵人經過我們的帳篷,並指點過溪的位置,獵徑就在溪流的對岸,看著獵人與獵犬渡溪之後,一會兒就消失在山林裡。收拾裝備後我們也循著他們的腳步進入對岸的高繞獵徑。渡溪之後立刻就開始陡上,坡度就更陡了,幾乎沒有平整或平緩的位置,算是完全進入了蠻荒的世界。

獵徑的路跡還算明顯,但是幾乎都淹沒在草叢藤蔓之間,許多路段皆沿著山崖的邊緣前行,大部分路段必須手腳並用才能順利前進,腳步幾乎都是踏在傾斜的坡面上,一路走來腳踝相當不舒服,而且步徑相當狹窄,大部分路段幾乎都只有一隻鞋的寬度,尤其是經過有落差的路段,下一步要踏在哪一個點必須小心判斷,稍有不慎即會滑倒。

直到再度下切溪谷為止,這段路途幾乎都是這樣的路況,還得經過數個崩壁地形,雖然實際距離並不遠,但是值得拍攝的畫面俯拾皆是,也使得我們行進的速度卻相當緩慢。雖然路不好走,但是幾個崩坍地形處卻有簡易的繩索架設,應該是經常在附近山區打獵的原住民所設置,即使如此,要負重通過這些坍塌繃壁還是有些危險,不得不佩服原住民獵人的“實力“。

溪谷中過夜

經過在密林裡大半天的奮戰,終於可以開始下切溪谷,下方的溪水是合流溪的支流之一,地圖上並沒有名字標示。由高處透過叢林的縫隙可以窺見溪床上有好幾處深潭,開始幻想水中成群的苦花,並且想像泡在清涼的溪水裡洗去全身的泥土與汗水,事實上只有後者是真實的。

這段溪谷的落差頗大,地形極為崎嶇,沒有寬敞的紮營點,只能找一處安全的位置動手清理場地,不過為了清出一塊可以紮營的地面,花了不少的時間,幾乎比拿出釣竿的時間還長,不過我們沿著溪床“釣查”了一陣,雖然此地並無污染,生態環境也保持得還算原始,但並沒有發現多少魚兒的蹤跡,不過各式昆蟲、蛙類和青竹絲倒是不少。夜晚用餐後,頭燈的光束可以穿透水流照射在溪床上,探照了一小段距離,還是沒有發現魚兒的蹤跡,蝦蟹類也不多,反而是此地看到的斯文豪氏蛙長的都還蠻肥的。

  • Thumbnail title

    Thumbnail description

神祕大瀑布

克服野外的困難地形本身就是一種迷人的過程,難怪越來越多人喜愛野外的冒險活動。我們攜帶釣具、繩索與勾環,進入溪床往下游的方向探索,沿途都一樣沒什麼魚汛,我開始懷疑到底是自己釣技生疏,還是這條溪經常被“操”?

不管了,至少這一段溪谷景觀相當原始自然,身處其中仍然覺得清幽暢快。沿著水流通過一處彎道後,峽谷內開始出現大落差地形,站在高處覺得下方的溪谷景觀更原始,地形更複雜,要想徒手通過已是不太可能。在一處岩壁旁尋著一處固定點架繩,沿著岩石的縫隙下降,然後再度踩在溪水裡,走出岩石的縫隙之後,眼前的景象果然大不相同,溪谷景觀非常的自然原始,二旁的山壁皆十分高大,植被茂密處可以不見天日,但是也有崩壁伴隨。

水流極為清澈,巨石、倒木、深潭、激流、瀑布交錯,雖然釣況不優,幸好此地風景絕佳,稍稍彌補失落的心情,乾脆收拾釣具,專心玩賞景色也好,通過一個大迴轉之後,前方樹梢上赫然出現一座高大的瀑布,看來水流量不小,繼續往前走不久,終於看清這座瀑布的全貌,至此也無法再前進,這兒就是此行的終點了,地圖上也沒有標示,姑且稱之為“合流溪大瀑布“吧,雖然釣不到魚,但這趟驚奇的冒險旅程還是值得回憶的。

注意事項

1.山區溪水甚為冰冷,最好攜帶溯溪用防寒衣。

2.防水袋必須完全防水,以免衣物裝備潮濕。

3.最好攜帶繩索以備不時之需。

4.山區下雨時必須盡速撤退。

5.獵徑並不穩定,幾乎逢雨必坍,須有撤退計畫。

  • Thumbnail title

    Thumbnail description